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女配皇妃太稳健 > 240、垂帘听政

240、垂帘听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诸瑶儿只是随口一提,见汤天下不采取,却要借这个时机给汤藏机与汤敛昆一个教导,也不说什么了。
  
  她打扮好了,到得前厅,汤舒颜已经被跟使女们摒挡毕领过来先等着。今儿这小侄女梳着两条乌黑的长辫子,上面拿彩绦打了两溜儿七八个如意结,最下边垂着长长的宫绦穗子,落在雪青地折枝曼荼罗斑纹的蜀锦对襟衫子上,很是可爱。
  
  汤天下打量了下,也赞了这发式梳得好,显得人精力生动。汤舒颜听着叔叔婶婶的奖赏最雀跃,用早饭时也不住的拿手去拨弄穗子。
  
  由于汤天下不有望理会那狄女的搦战,因此用过了饭,让下仆带上点心盒子,伉俪两个或是遵照以前的计划,去附近旅行。
  
  不料才出了门,便听马车外叮叮当当的铃声由远及近,汤舒颜猎奇,揭了帘子探头出去看了一眼,顿时转过甚来,双目放光,激动的道:“三婶,背面那匹马儿好生漂亮!”
  
  “漂亮?”诸瑶儿没把铃铛声放在心上,被侄女这么一说才起了猎奇心,跟着她一起从帘子里看过去,果见一匹通体红色、犹如一团烈火的骏马,颈系银铃,缰镂彩色,迈着苗条美丽的四蹄,正朝马车追来!
  
  诸瑶儿盯着那匹火红色的骏马足足好了好几息,才看向马上骑士,不出所料是一位狄女。她暗哼了一声,拉了拉侄女的袖子,笑着道:“回头让你叔父们去打听打听,看有没好似许的小马,给颜儿弄一匹玩。”又哄她,“大街上,人来人往的,且回归坐好罢,别看了。”
  
  汤舒颜盯着那匹马,很是舍不得的样子,也无怪她如许稀饭——这匹红马委实太过神骏了!
  
  温柔扬被迫留下来的那匹胭脂马也是红马,只是胭脂马的红,是淡淡的绯色。虽也悦目,却不如这匹毛色浓艳、招人眼目,确凿一路都能滴下血来!尤其是现在正值清晨,晨光初照,宛若火马,奔跑之际肌腱张驰时的康健美丽,带着难以形貌的动感与张力,说不出的崇高高雅——汤舒颜不懂马,可她在文事上天赋卓绝,关于美的观赏才气几乎是与生俱来,自要被它倾倒。
  
  被诸瑶儿拉回车里,汤舒颜或是意犹未尽,道:“三婶,要不我们现在便打发人去问问价?”
  
  “别急,怕是你三叔有公务要处分了,我们先听着罢。”诸瑶儿到迭翠关来的这两回,从没听说过关中好似许一匹火红神骏的坐骑,如果是有,怕是早便送到汤天下或自己的马厩里了。再看到那马上坐的一个狄女,哪还不晓得来的是谁?
  
  一壁哄着侄女,诸瑶儿一壁想着:“这狄女昨儿个自动提出跟五弟、六弟比试,让他们两个输了个溃不可军。虽然说五弟、六弟告到良人跟前,良人有意磨砺他们,却有望作壁上观,不想登时插手。如此也是晾着乌古蒙部来的人……这番埋头并不难猜,只是良人对家里人虽然和善,对外人,尤其是狄人,素来没什么好表情。也不晓得这狄人今儿追上来,毕竟是个什么了局?或是她有什么好设施,能够避过良人不耐性胶葛的盛怒?”
  
  她搂着汤舒颜默坐车内,果然不久以后,听到马颈上所系的铃铛声到了近前,一个带着异域口音的女声用不太谙练的官话道:“汤公子、诸夫人请留步!”
  
  诸瑶儿跟着侄女朝外看了一会便猜到是乌古蒙部派来请求以牛羊换取辎重的狄女来了,外头的汤天下自也晓得来人身份。隔着车帘,诸瑶儿听见丈夫小厮汤叠的呵斥声:“混帐!我家公子与少夫人便将出城嬉戏,何人胆敢阻截,坏了我家主人的兴致!”
  
  “我是来送马的。”那狄女高声答了一句,却叫车内车外之人都是一怔。
  
  便听她仓促注释,“以前由于阿依塔胡拉拢了的嘎湖部,非但骗了我哥哥一匹万中无一的骏马,还带累了诸夫人险死还生!虽然说这事不是我们族里做的,但让诸夫人受惊,我们族里甚觉歉疚,因此这次打发我带了这匹‘赤炎’来,赠与诸夫人,聊表心意!”
  
  车中汤舒颜前头的话都没如何听清楚,便听懂了最后一句,顿时眼睛一亮,喜道:“三婶,回头借我骑一骑好欠好?”
  
  “嘘。”诸瑶儿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便听汤天下缓声道:“乌古蒙部的马?”
  
  话中之意,晓得诸瑶儿那次遇险经由的人都听得出来。
  
  那狄女发出一阵银铃似的笑声,爽朗的道:“汤公子,我们部族现在已是败军之将,如何敢动什么欠好的心思?我是至心至心代哥哥送马给诸夫人的。汤公子如果是不宁神,大可以让贵家的驯马之人将‘赤炎’好生检查,如果有什么问题,只管砍了我的头去,绝无二话!”
  
  被这自称名为也娜的狄女拦下来赠马,这日诸瑶儿与汤天下便未能携汤舒颜出城嬉戏。倒不是说他们被这狄女胶葛住了,而是没说三两句话,满头大汗的迭翠关守将竟亲身驰马寻了过来,不足行礼,便递上八百里加急的文书与汤天下过目。
  
  汤天下晓得事儿不小,不宜于大庭广众之下翻开,便下马登车,才展开一览。
  
  这一看,汤天下表情刹时铁青!
  
  诸瑶儿由于马车里处所有限,正掩着汤舒颜的眼睛不让她去偷瞄文书内容,免得这能目下十行过目成诵的侄女看到了机密,年纪却小,贸然泄暴露去误了正经事儿。才哄着汤舒颜闭上眼,转头见丈夫神采过失,看他没有避着自己的作用,便侧头朝上面看了一眼……这一看,她也是大吃一惊,实时举袖掩嘴,才免得一声惊呼出来。
  
  连续到汤天下交托人把也娜骑过来的红马“赤炎”收下,又令车马反转别院,诸瑶儿都紧紧搂着汤舒颜,有些恍在梦中:虽然说早便晓得现在天下不服静,汤天下暗里里也明白说过魏祚已衰……可作为望族贵女,又嫁得门当户对,平生育在美丽丛里,这亡国的兆头发现了,由不得她不心惊。
  
  初倒是有恭敏太后起替他管着,只是太后毕竟出身不高,虽然在宫里磨砺出一身夺目,可论到在野手法,如何能与底蕴深沉的士族比?再加上太后其时提拔重用了许多庶民,后宫之中也纳进很多出身不高的妃嫔,惹起了士族警省。经由一番暗斗,太后最终由于没有获得懿宗在环节时分的支持,黯然退居后宫,由士族代为监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