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阴冥经 > 第0424章

第0424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京都,武王府。
  
  …………
  
  …………
  
  到得内堂之后,是武王的书房。书房非常大气,周近的墙壁上挖出许多悬凹的横沟,里面摆放着诸册书籍。
  
  武王坐于一张大书案后面,招呼易仙和西门祖等人坐下,令丫环上茶。
  
  …………
  
  “年轻人,叫什么?”武王喝了一口茶之后问。
  
  “晚辈姓易,名仙!”易仙不冷热地答了一句。
  
  武王听出易仙的口气,“可莫见怪,本王这人罢,早就不和年轻人相交了,方才只是试探一下。老了,年轻之时,却是一样,全然无惧,可是年纪越大,反越谨拘。方才瞧得那样子,又想起以前的武王。唉!西门老弟,那时候咱一齐之时,老弟可唆干了不少恶事儿!哈哈哈!”
  
  “………”西门祖见武王提起这个,是一阵无奈,心说这老家伙秉气是越发古怪了,方才凶神一般,这下就开始乱言了。
  
  听罢武王的话,易仙心下就释然了,他本来就是来求武王办事的,受点苦屈不算什么,何况武王已讲明了。
  
  “原是这!王爷莫放在心上,小易的秉气直,方才于王爷不敬,还请王爷宽饶!”
  
  “哎!这是自然的,年轻人此般却是属常!”武王扶着胡须。
  
  “是了,这下棋是跟谁人学的?”武王忽然身体前倾,眯着眼问。
  
  易仙:“无人传授,皆是瞧人相弈,照着以石子瞎摆棋谱,自个儿琢磨。”
  
  武王眼睛一瞪,怀疑地问:“自学?自学皆能学成这般!”
  
  易仙听得这话,一时无言相对,只得尬然地笑。
  
  …………
  
  “改日,择日使易小兄弟同百老和下一盘,试瞧,那家伙的水平可是号称当世无二呢!”
  
  易仙:“不敢,同棋圣技艺超绝,小易必不是对手!”
  
  武王笑着:“那老头子若有一半的挚诚,就不至于和他下棋没劲了。”
  
  见武王心境好转,谈起下棋便开始没完,西门祖忙在旁边咳嗽一声,“王爷,今日带这易小友来,是有事求于王爷。”
  
  …………
  
  武王听后,摆手:“不用说,定是有事找,没事谁人会陪个老头子下棋,哈!”
  
  听到武王这么,易仙方才的些许怨气便消散的差不多了。
  
  “王爷,是这样的,这位小友,是武门中人。”西门祖试探地。
  
  武王“哦?”了一声,显得非常好奇地重复一句:“武门中人?”
  
  “是,这位小友在武门中算是鼎名了,乃是绝冥山凌夜谷的少谷主。”西门祖继续。
  
  “哈,就说嘛,就瞧方才下棋那气势,绝不是一般人啊!”武王笑着。
  
  西门祖:“易小兄弟,不如?”
  
  西门祖这意思很明显,使易仙来说,会清楚些。
  
  易仙朝西门祖点头,旋便转向武王:“王爷,想向您讨一枚信物,得比那太监的大令厉害!”
  
  “噗!”易仙刚言罢,武王忍不住将刚喝到嘴里的茶水吐出。
  
  “什么!什令?”武王问一句。
  
  易仙不知武王这个反应代表了什么,一时间不敢问,只是瞧着西门祖,向他求助。
  
  西门祖明白易仙的意思,忙趁机:“王爷,这位易小友行走八方,前番途径苏州一带时,被众兵卒仗着总管大令抓丁,仗武扬势,这才………”
  
  “什么?刘金的人在苏州抓丁?”武王放下手中的茶碗,皱着眉头问。
  
  单凭这一句话,易仙忽然就明白了一件事。
  
  这个武王,似乎和那个大太监之间,不和睦。
  
  “这………易小友!”西门祖将话头抛于易仙,且是趁着武王很想知事之时,甩于易仙,这样一来,就能避免惹恼武王了,这时机,西门祖拿捏的恰到。
  
  易仙忙将事叙述了一遍,包括那些人用大令威胁当地差府的事,一一告来。
  
  …………
  
  听罢易仙的话,武王眉头皱得越紧,似是在想什么。
  
  过得不久,武王缓吐出一口气:“这个刘金,果真敢来遮眼黑这一套,那就是他活到头了!”
  
  忽听到武王这么一句,易仙心下不由得咯噔一下。
  
  …………
  
  武王一转眼,瞧得易仙那不自然的表情,忽觉他的话有些不合,便话锋一转:“易小友,朝野之事,不便使一武门中人知太多,方才所求之事,不是问题,只不过,得承下一条件!”
  
  易仙心下大喜,忙:“王爷请吩咐。”
  
  武王:“既是天下众生,不希望瞧得有人借某势去戕害无辜。本王可赠予一信物,但是得保证,遇到不平之事,须全赴阻止,且绝不能用这东西作歹!”
  
  武王的这段话,使易仙心下是一阵澎湃。对这武王平添一份尊持。
  
  “王爷放心!这是当为之事!”
  
  武王稍想:“另,方才所说的那些事很重要,将来可能需当个证人,不知易小友可否愿意?”
  
  “什么证人?”易仙这下没有太痛快的答应。
  
  “没什么要紧的,不过就是几句话而已,怎,怕本王给挖陷阱不成?”武王似笑地。
  
  易仙忙答:“王爷多虑,只若是举义之事,定当鼎全相助!”
  
  …………
  
  武王似乎无听出易仙话里的意思,只是哈然一笑,点头,旋便唤来管家,吩咐他取一块令牌过来。
  
  …………
  
  片刻过后,管家捧着一托盘走来,旋武王用眼神示意一下,管家便端至易仙跟前。
  
  易仙伸手取过托盘上令牌,旋放于手心,细端详了一番。
  
  这令牌不大,恰能放在手掌里,面是烫金的,上面用篆书刻着两个大字:“武王”,背面则是紫金色,表面上嵌着八个小字,是用篆书所写的:“武王尊令,见令是人。”
  
  “这令牌,是帝上专门为本王所造,四方差员无人不识,以后若是那刘金的令牌出现,尽可用这个压回去!”
  
  易仙闻言大喜,忙站起来一揖到底,大动地:“多谢王爷!”
  
  武王摆手:“记住承言就是。”
  
  “王爷放心!”
  
  “是了,夜说呀,和易小友回去罢,另和和王爷有点事。”西门祖见易仙的事解决了,便吩咐西门夜说陪着他一齐回去。
  
  “是!”西门夜说答应一声,旋便起身和易仙一同向外走去。
  
  …………
  
  待到他俩走出去一会儿,武王原本轻松的面色忽然一肃,对西门祖:“这个年轻人,探清底细了吗?”
  
  西门祖笑着:“王爷尽管放心,九玄堂的莫土和他师傅是亡生之交,出不了差错!”
  
  听到西门祖说出莫土,武王爷就放心了。
  
  武王:“他方才所说之事,很重要,这段时间,那刘金怎忽然间开始活动频繁,原来是有小动作了。”
  
  西门祖点头:“王爷可莫小瞧武门中人,他们虽不归制化,但是势却甚大,一旦折腾起来,可不好收拾。”
  
  武王点头:“是有理,这样罢,咱俩好生商量一番,明天去面见帝上,将这事告诉他!”
  
  西门祖:“如此甚好!”
  
  二人终是开始了一番细琐地交谈,声音很小,且武王已吩咐,任何人不得扰。
  
  …………
  
  …………
  
  易仙和西门夜说齐并的离开王府大门。
  
  西门夜说使易仙一人在王府前不远处的巷子口等着,而他则是去后院吩咐随从将马车赶来,照律,王府门前是不许停放差员马车的,方才西门祖等人进王府之后,那些侍从便将马车赶至后院。
  
  西门夜说和易仙是临时出来的,侍从不知,就得西门夜说亲自去唤了。
  
  趁着这会儿空当,易仙一人站在巷子口里等着,想到事这般顺利,脸上不禁现出笑容。
  
  独自兴然着,耳边忽听得一阵喧闹,从巷子那头,走过来几个人。
  
  这几人一面走,一面吵着什么,等走近一些,易仙才隐约听清好似是去赌钱了。
  
  “今儿手气真不算顺的,改日,择日咱再去,哈!”易仙眼瞧那些人走过来,便侧身往一旁让躲。
  
  “咦,这小子瞧着很眼熟啊!”几人走过易仙身边之时,一摇头的眉舞之人,扭头一瞧易仙,便止住了脚步。
  
  “哎呦!是?”那个摇头的人瞧定一会儿,忽像是想起什么一样,指着易仙诧讶地喊。
  
  易仙愣了一下,细瞧面前这个人,莫说,似乎真是从哪里见过,可是一时想不起来。
  
  …………
  
  “司头儿,这人谁啊!”旁几个人纷纷问。
  
  那司头儿嘿一笑,旋指着易仙:“小子,记得么?”
  
  易仙摇头:“朋友,想来是不认错人了。”
  
  “哈,怎,忘记在京都城里甩过一巴掌了?”那司头儿阴笑着。
  
  经他这么一说,易仙脑子里忽闪,瞬间想了起来。
  
  此人是半年前的夜晚,在京都里欺一卖地瓜的,后来被易仙一巴掌给搧逃的———那个自称王府管家的人。
  
  “原来是?”易仙一下子想了起来。
  
  “是,小子,当初那一巴掌,可是没忘啊!”司管家恶绝地。
  
  “哎呦,司头儿,这小子好胆?哥儿几个,来,给这小子松筋移骨!”后面几个人忙作势地围将上来。
  
  对于这些人,易仙实在是无动手的念头,心下尽是好笑。
  
  “个不长眼的!”其中一人,好似很是乐于迎奉般,站出来一拳就朝易仙的面门砸了过来。
  
  “碰!”
  
  就在此人的拳头距离易仙的鼻子不到寸余之时,忽然间,一只手掌挡住了拳头。
  
  易仙无奈地摇头,旋使劲往前一推,那个叫嚷着揍人的跟班儿,就蹭步地往后急退,至后径直坐在地上。
  
  众人一瞧他们的人吃亏了,各个就要全冲上来齐殴。
  
  这之后,易仙忽脚下一扭。
  
  “呼”地一闪,人便到了他们几个的身后不远处。
  
  可怜那几人眼前一花,什么皆没瞧清之时,人就没了。
  
  …………
  
  “这………”众人心下一诧,忙四下寻找,发现易仙竟站于他们的身后,这下可将这些人吓得不轻。
  
  “干什么的!”此时,西门夜说恰好过来。
  
  他手里拿着马鞭,驾着马车便朝这里奔来。
  
  临近之后,西门夜说瞧得这些人中的其中一个,有些诧讶地问:“不是司二管家吗?”
  
  那司管家一瞧,忙笑着:“原来是西门公子,您老一向可好。”
  
  西门夜说不喜和这些人有交道,不耐烦地:“这是在干什么。”
  
  “西门兄弟,没什么,他们见这里站着人,以为是偷窃之人,就来盘问了几句。”易仙从一旁走过来。
  
  这句话使司管家一众有些诧讶。这人居然和西门夜说称兄持弟,另有就是居然替他们开脱。
  
  …………
  
  西门夜说恍然般地点头:“原是这,司二管家这是职责所在,哦是了,没给介绍,这位是易小兄弟,武功高超,刚陪王爷下罢棋。现在预回去。”
  
  司管家一听这话,脑门子吓得差点流下汗来,这一切简直太超乎他的想象了,他本想着仗着人多能讨回那日的亏,可现在瞧来,人家若是肯放过他,那已是无量了。
  
  “原来是易公子,小的眼拙,您莫怪!”司管家哈头弯腰地。
  
  易仙笑着:“无妨,管家请便。”
  
  “是,您走好!”说着,司管家便和余下几人往王府里走去。
  
  “易兄,这些小崽子必然动手了罢。”西门夜说待这些人走后,一脸笑地问。
  
  易仙摇头:“无啊,就是瞧这里站个猫祟之人而已。”
  
  西门夜说哈然一笑,旋指马车:“来,坐上了,亲自给易兄驾车!”
  
  易仙笑,纵身跃上马车。
  
  西门夜说鞭子一甩,马车便朝前奔去。
  
  …………
  
  半路上,西门夜说:“今日这事,怎,办的顺利罢!”
  
  易仙:“太顺利了,得多谢夜说兄啊!”
  
  西门夜说:“不用谢。可能易兄是不知,那件事对王爷和父亲有多重要,就凭这个,给个信物不算事。”
  
  易仙很想问那件事到底关系到什么,但是想番却是忍住了,人家不说,便不问,且这般的事,知多了没好处。
  
  “哎!兄弟停一下!”易仙忽然间好似瞧得了什么,忙招呼西门夜说停住马车。
  
  …………
  
  西门夜说忙一勒马缰,待到马车停稳、站定之后,易仙便跃下马车,朝后面走去。
  
  “新鲜的烤地瓜嘞!热乎的!”马车后面不远处,一辆破木车上,放着一只铁皮桶,上面摆放着一圈烤好的地瓜,香气儿四溢,瞧起来惹人馋。
  
  “地瓜怎卖的?”易仙笑着问。
  
  那卖地瓜的汉子眼皮没抬就答:“三文钱一,三个八文!”
  
  “是,来十个!”易仙着从怀里摸出一块银子,放在手里。
  
  …………
  
  一听人买十个,那卖地瓜的汉子一面忙低着头拿地瓜,一面忍不住裂开嘴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