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学霸也开挂 > 第四百六十三章:年轻人,你还是太稚嫩啊!

第四百六十三章:年轻人,你还是太稚嫩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曾新国接到高岳阳电话的时候,一开始是一脸茫然的。
  
      自己竞选院士这件事耽搁了好多年了,上次就是因为缺乏重大成就,但是重大成就这个东西你拿什么去衡量?
  
      医生领域内,你有时候很难去衡量这个突出成就,甚至有时候基本上就是说你有你就有。
  
      当然了,凡事儿也有例外。
  
      比如真的存在哪些重大成就的人,就比如说白烨,获得了世界最佳贡献奖,这就是优先条件。
  
      院士的评选不是绝对公平的,这个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不说别人,屠呦屠老,一辈子取得的成就已经不是重大成绩可以衡量的了。
  
      就是获得诺贝尔奖之前,屠呦就已经取得了很多世界性的奖项,可是依然没有评选成为院士。
  
      这件事对于有关部门来说,简直就是一件极具嘲讽的可笑的事儿。
  
      自从那次以后,国家对于两院院士的评选开始重视了起来!
  
      可是能参与评选院士的这群人都是圈内有名有望的人物,这些人你真要是雷厉风行起来,有时候反而适得其反,所以,国家为了让院士的评选变得相对公平一些,最起码不让人看笑话,就出台了几个优先条件。
  
      比如其中就要一条硬性标准,突出成就者有限。
  
      这个突出成就最起码得是国家级奖项以上,而目前国内能衡量医学领域国家级重点终究的也就是两个奖项,一个是中华医学科技奖,一个就是吴杨奖。
  
      说起吴杨奖可能大家都不太了解,他的全称是“吴阶平医学研究奖、保罗-杨森药学研究奖”,是中国医药学界最具权威性的非官方科学技术奖之一。
  
      吴杨奖和中华医学科技奖共同相辅相成,成了国内评价医学领域最高成就的一个重要恒定标准。
  
      所以曾新国得知自己有机会获得这个奖项的时候,急匆匆的跑到高岳阳办公室,满脸兴奋和急切的问道:“老高,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什么院士?”
  
      高岳阳看着一脸迫不及待的表情,反而不急不缓的说到:“老曾,我那老房子装修完了之后,有一面墙空了出来,那个空荡荡的怪难看呢!”
  
      曾新国眉眼一挑:“不就是一幅画吗?那副画给你了,你快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不过我可是事先说好了,你要是说不出个条条框框来,我可饶不了你!”
  
      高岳阳顿时喜上眉梢:“咳咳,坐下,我是那种人嘛?你看你说的,我是觉得那副画放你那儿是浪费,你又欣赏不了。”
  
      曾新国实在不想听他扯皮:“赶紧说正事,老子正出门诊呢,一下子跑来了。”
  
      高岳阳这才正色说道:“白烨,你知道吧?就是你学生梓颜的对象,现在正在申请一个课题,这个课题啊,一旦出了成果,中华医学科技奖十拿九稳!”
  
      曾新国怎么能不知道白烨,这人是中国最年轻的长江学者,也被协和的众人私下里被称为有可能获得诺贝尔奖的中国人。
  
      年轻有为已经不足以形容这个年轻人了。
  
      曾新国听到白烨在申请一个课题的时候,双眼冒光,直接问道:“什么课题?”
  
      高岳阳直接说道:“最近这个钴铬合金的事儿,这件事儿闹得特别大,你知道吧?白烨在《普泽最新医学》上发表专刊,《cell》也发表了。”
  
      曾毅点了点头,他怎么能不知道呢?现在钴铬合金在美国全部闹腾的快要翻天了,据说美国竞选都在出问题:“恩,我知道,接着说。”
  
      高岳阳点了点头:“钴铬合金出问题这件事已经是十拿九稳了,世界各大医疗企业都在研究新物质,新材料,来争夺钴铬合金渠道之后的市场漏洞。”
  
      “可是都没有想到一件事儿,那就是钴铬合金如何处理的问题!你想想,那么多的钴铬合金的患者,体内肯定会有大量的钴铬离子堆积,现在堆积的钴铬合金如何清除就成了一个主要的问题。”
  
      “咱俩不是前段时间申请了一个课题吗?关于老年性骨折预后患者康复手段的探讨,这个课题完全可以和白烨的课题进行对接。”
  
      “毕竟骨折预后也包括对钴铬合金遗留问题的处理,我们可以把课题重组,白烨寻求的是一种解决钴铬离子的清除问题,可是我们寻找的是关于骨折后的康复问题。”
  
      “所以,我有个想法,就是把课题进行重组,甚至是重新开个新的课题,课题的主要目的,就是解决针对体内有钴铬合金假体患者的后期康复!这是一个跨越骨科、康复等诸多学科于一身的课题!”
  
      “评奖最重要的是什么?解决当前遇到的问题,如果我们可以把这个问题解决了,别说现在的中华医学科技奖了,我估计吴阶平医学奖也得被咱们揽活。”
  
      高岳阳把话说完之后,曾新国仿佛已经看到了美好的未来,双目满是火热的看着高岳阳,他感觉自己的呼吸都开始变得急促起来。
  
      这件事儿真的是一件大事儿啊!
  
      老高的这个想法很有创造力,说白了,科研工作者最重要的是什么?
  
      解决问题!
  
      现在这么一个大问题摆在面前,如果他们可以解决了,别说奖不奖的问题,这对于无数人的贡献,绝不是一个奖项能来衡量的。
  
      这是名入青史的好事儿!
  
      只是,曾新国还想到一个关键的问题:“老高,你说的课题、说的想法我都理解!而且我百分百赞同,可是……我有个关键的问题。”
  
      “咳咳,这个课题很好,可是关键我们能解决这个课题吗?毕竟在钴铬合金假体移除并修复这个康复可不简单啊!”
  
      高岳阳笑了笑:“我们当然不能!”
  
      曾新国听完之后,瞪了一眼高岳阳:“那你说了个屁,给老子画饼呢啊!”
  
      高岳阳咳咳:“你别激动啊,我还没说完呢,我解决不了,可是有一个人能解决!那就是你的学生,李梓颜!”
  
      曾新国人老成精,怎么能不理解这个含义?
  
      他一拍大腿,兴奋的说到:“对啊!只要梓颜参与进去,这白烨肯定就来了。”
  
      高岳阳满意的点了点头:“宾狗!”
  
      两个院长对视一眼,意味深长的哈哈哈大笑起来。
  
      …………………………
  
      …………………………
  
      高岳阳这人虽然嘴上话多,但是为人也是雷厉风行,而且对白烨基本上是有求必应,简直比对自己亲儿子还亲。
  
      第二天,高岳阳就带着白烨到了清华的化学工程学院,来这里寻找一个叫做程然的院士。
  
      高岳阳边走边说:“这个程然院士对稀有金属的研究很在行,他当年就是在国外一家研究所从事惰性金属等研究,而且他最厉害的是对于化学和材料学都很有研究,当时在评选院士的时候,他是唯一一个在两个领域都有解除成就的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