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学霸也开挂 > 你三百五十九:抱大腿,赶紧的!

你三百五十九:抱大腿,赶紧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眼看着到了周六了,高岳阳觉得自己有必要催促一下白烨,毕竟“长江学者”这个荣誉称号着实很有分量,甚至可以认为是国内教育行业最高的奖项之一了。
  
      每年国家总共才选拔200人,还是通过全国来评选,如果可以获得这个荣誉,对于今后任何东西的评选来说,都是优先条件!
  
      说白了,就是含金量极高!
  
      对于白烨,高岳阳一直当成一个十分看重的后辈,所以想到这里,他拿起电话直接拨了过去。
  
      可是接连拨了几次,都是关机。
  
      高岳阳皱眉暗骂一句:“这小子去哪儿了?怎么还关机。”
  
      高岳阳今天不在协和医院,而在协和医学院本部,周六之所以上班,正是因为周一就要截止了报名了,这件事整个协和都十分关注,别说协和了,就是全国各大高校都在关注!
  
      协和医学院师资力量其实已经很厉害了,拥有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两院院士共计24名,教育部“长江学者奖励计划”中“特聘教授”15人,长江学者讲座教授2人。
  
      这些都是挂在明面上的事儿!这是脸面啊,谁能不在意?
  
      这些人哪一个不是挂在学校的墙壁上,当招牌用的!
  
      这时候,办公室进来一个男子,是副院长曾新国,他看见高岳阳皱眉嘀咕什么,走了上去,笑呵呵的问道:“怎么了这是?愁眉苦脸的?”
  
      高岳阳看见曾新国进来,笑了笑,招呼坐下:“没事,怎么样了?老曾,大家该报名的都报了吧?你跟大家都说一说,就说够资格的全部报名,不管国家能批下几个来,但是咱们一定得多报上去!”
  
      曾新国点了点头:“基本上满足条件的,我都让报上去了,不管怎么说,也得试试啊!不过,高院长,这也不能单单靠咱们医院的,咱们得抓住那些外面的人,毕竟咱们医院去年就报上去了,结果就被评上两个,概率太低了!”
  
      高岳阳何尝不想,可是基本上那些能成为“长江学者”的人,都是在你争我抢,多少人盯着呢!
  
      那可是一个香饽饽,谁都想抱回自己家里去。
  
      因为能成为长江学者的,都是有能耐带动一个学科和专业的顶级人才,谁不想留下来?
  
      去年中山大学医学院招了一个肿瘤方向的特聘专家,花了大价钱招来的特聘教授,没想到人家去年一年时间,硬生生把附属医院湘雅医院的肿瘤科打造成国家重点专科。
  
      这钱可不白花!
  
      毫不夸张的说,每一个从长江学者都是栋梁。
  
      因为他们相对而言还年轻,不得超过45岁,他们还有上升和进步的空间。
  
      所以,各大院校和机构都希望争取到这些人才的加入。
  
      其实,长江学者是作为院士的梯队性顶级人才,也是重量级的高层次人才,能入选的基本都是各大高校主打学科的中坚力量骨干,长江学者特聘教授更是目前国内仅次于两院院士的重量级荣誉!
  
      所以,这就跟评选院士一样,作为院长的高岳阳能不操心?
  
      其实,他还是感觉白烨十拿九稳,因为他的荣誉可是实打实的,谁也做不了假的,世界最佳贡献奖,肛肠领域的最高奖项,年轻有为,才25岁,而且硬生生用了几个月时间,把普泽医院肛肠科打造成了国家级重点科室,肛肠科国家重点实验室,拉去了高达2亿的临床实验室基金。
  
      现在普泽医院正在筹备修建肛肠楼,为接下来两亿资金的临床实验室做准备。
  
      这谁能不眼红?
  
      想起每次去国务院给老领导体检和疗养的时候碰见刘薄礼,那家伙的眼神总是充满了炫耀和沾沾自喜!
  
      虽然嘴上不说,但是谁都知道,这老刘心里是怎么想的。
  
      哎!
  
      没办法,谁让人家学生争气呢!
  
      其实,一个师门跟一个家庭是一模一样的,老话说的好,前三十年看父敬子,后三十年看子敬父,这都是一个道理。
  
      这些老人能当国医大师,当院士,当这当那除了自己的努力之外,都是学生在努力。
  
      毕竟,国医大师都是六七十岁的人了,学生正好是四十岁左右,年长的可能四五十岁,这正直壮年,事业巅峰,把自己老师推上去,自己以后也好走,这其实都是一个道理的。
  
      所以,能收到白烨,刘薄礼虽然嘴上不说,可是打心底开心和得意,每次和高岳阳一起的时候,有意无意的显摆一下。
  
      所以这高岳阳心里着急的很!
  
      高岳阳笑着看着曾新国:“听说你找了个新学生,挺满意的?那段时间天天看你笑的跟花一样。”
  
      曾新国一听,哈哈一笑:“有这么明显吗?”
  
      高岳阳:“我可是听说睡觉都给笑醒了,有这么邪乎?什么学生能把怎们老曾给迷糊成这样!”
  
      曾新国咳咳一声:“我给你说说,这个姑娘可不简单!”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