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姜不苦 > 第八章 铁身横炼法

第八章 铁身横炼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几小时后,姜葳蕤来到姜不苦房间,直接把话题进入正题。
  
  “一般而言,修行之途有三。这与人的资质有关。
  
  有那种天生的修行种子,直接以练气观想法起步,很容易就能练出气感,直接进入练气境,很快迈入筑基境,两三年,最多三五年就能进入紫府境,这是真正的妖孽天骄,注定要进入特等修行学院甚至是六一学院的时代之子。”
  
  说到这里,她忽然问了个与当前话题无关的问题。
  
  “你还记得自己刚启蒙入学那几年在各种教科书上看到的封面画吗?”
  
  姜不苦不知道她为什么忽然问出这样的问题,但还是仔细想了想,这才认真道:“记得。”
  
  “你有没有觉得那些封面画比之后更高年纪的封面画更加精致?”
  
  说到这,姜葳蕤脸上忽然露出神秘微笑道:“你仔细想想,说不定就能再次唤醒对那些画面的记忆。”
  
  姜不苦闻言,呆怔了一会儿,却也认真顺着她的启发真的努力回忆起来,发现那些被扔在记忆角落里的画面,随着他的追寻而再次一点点露出深藏的面貌。
  
  他记得映入脑海的第一幅封面画,是一个朝阳东升,万物葱茏,生机勃勃的春天,一群小伙伴在溪流边玩耍。
  
  又一副封面画,是一个满月的夜晚,一群小伙伴在院中陪着家人开心分享月饼的场景。
  
  还有一副封面画,同样是夜晚,却没有月亮,只有各种各样的星星,小伙伴们仰躺在铺在地上的竹凉席上,一边仰望星辰,而旁边则是拿着蒲扇的爷爷奶奶,笑呵呵的似乎在讲着什么故事的场面。
  
  还有一副封面画,秋高气爽时节,老师举着小旗子,一群小伙伴戴着帽背着包跟在她身后,一起行走在蜿蜒巍峨的长城之上。
  
  还有封面画是一群小伙伴在水中划船,远处倒映着美丽的白塔,只是看着这画面,姜不苦就不自禁的哼起了那首歌儿。
  
  “海面倒映着美丽的白塔,四周环绕着绿树红墙”、“小船儿轻轻飘荡在水中,迎面吹来了凉爽的风”。
  
  ……
  
  ……
  
  这样的封面画还有很多很多,充满了童趣和美好。
  
  虽然简单,却包含了许多极其重要的常识概念,春生夏长,秋收冬藏,昼夜交替,山川河海,日月星象,还有炎夏文明的一些基本常识。
  
  他本来也没觉得这些封面有什么问题,但看姜葳蕤那么神秘兮兮,在回忆起这些封面画后,他忍不住在这些画面中多“沉浸”了一会儿。
  
  还与更后面那些连回忆起来都十分困难的各种教科书封面画进行了对比,这才逐渐感觉到,这些启蒙之初印刷在每一本教科书上的封面画,似乎真有一种更特别的“气质”。
  
  但真让他说哪里不同,却又说不上来。
  
  总不能是儿时教科书上的封面画无论人物还是精致都更加童趣,而随着年纪越大,封面画中的人物也越来越大,反而逐渐变得平凡普通起来,失去了那种最为难得的童趣灵性——总不能是因为这样的原因造成的吧?
  
  这么想着,他终于以询问的目光看向姜葳蕤。
  
  姜葳蕤神秘兮兮的笑道:“这些封面,内部都隐含着一些观想图录的精髓,寻常学生看着,只会以为这就是普通的封面画。
  
  而若有那种妖孽天骄一类的幼童接触到,不需要人教,就会自然而然的从中有所领悟,即便他们没有主动领悟到什么,这些图录也会烙印入心中,潜移默化中产生影响。
  
  对相关部门来说,这就是一个极好的烽火信标,将他们从茫茫人海中凸显甄别出来。”
  
  姜不苦心中讶然,这真的是有些出乎他的预料,他真的从未想过,那些简单的书封图画里面居然隐藏着这样的功能。
  
  他不由想到,每次在下发新一学期的教科书时,各科老师都会专门花一两节课的时间对封面画做一番引申讲解,性质和看图作文差不多,同时也顺便普及一下封面画中所涉及的各种元素,包括季节、昼夜、山水、人文历史等等。
  
  这些引申分享甚至比课文本身更有趣,也更能调动学生们对学习知识的积极性。
  
  也是每学期全班上下听讲最专注、最全神贯注的几节课。
  
  他一度认为这是一种教学技巧。
  
  现在再想这事,他心中不禁有了另一层解读,除了教学技巧之外,另一个目的就是要让所有人都把注意力放在封面画本身。
  
  有很多学生会在领到新书后的第一时间就用废报纸给每一本教科书包一层外皮,还有那种一学期的课都上完,所有教科书从第一页到最后一页都干干净净,没有一点笔记,透着新书才有的墨香,各种各样的情况实在太多。
  
  为了避免因为这些情况而造成遗漏,所以,干脆每学期都专门花几节课时间强摁着所有学员都来学一遍,反正也不耽误事。
  
  姜不苦仔细琢磨,越琢磨越觉有趣。
  
  不禁又稍微引申联想了一下,这就是一道无形的滤网,别说他们这些学员不知道,怕是那些给他们教学的老师也不知道隐含着的这层目的。
  
  在他们而言,这或许只是一种强制规定的教学方法而已,不到一定的层次境界,根本就发现不了这层滤网的存在,而他们这些人,在毫无所觉的情况下,已经被“过滤”了不知多少遍。
  
  “那么,除了这层‘滤网’,这世间还存在着多少的‘滤网’呢?我又在不知不觉间被‘过滤’了多少遍了呢?”他心中忍不住如此想。
  
  姜葳蕤也将话题扳回了正轨,继续道:
  
  “这些人和咱们不是混一个圈子,我就不说了。
  
  我就详细说说其他两种途径。
  
  其中一种途径,乃是包括我,包括你们班如卓不凡、薛筱婧等人走的路,虽然因为天赋不同又细分出了很多层级,但总体而言,都算是一个途径,也是以观想修行法起步。
  
  只是,在练气境之前,要么观想之法很简单,要么只能做到深层入定,随着修炼,在一步步壮大体内筋骨气血的时候练出气感,突破练气境。
  
  最后就是如你这种,天赋更差,大多需以外功横练的方法、或者借助更多外物资源之助,强行激发体内生命机能,以莽冲硬闯的方式,突破境界的桎梏。”
  
  “真要细究起来,这两条路径的源头其实也很有意思,前面那条是正统观想修行法的弱化,在各方面降低了观想修行法的门槛以便未入门者、初入门者有路可走,有法可依;
  
  而后面这条路径则源自于观想修行法体系之前那套,现在已经被放弃的,在炎夏传武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九品修行体系。
  
  在内壮境其实就是在按照这条路在走,只是在内壮境突破练气境的时候做了一次转职而已。”
  
  说到这里,她瞥了眼姜不苦,道:“不用说你也应该知道,你所走的这条路,上限是最低的。”
  
  “放在那些小说故事里,你就是没有仙根仙骨的凡胎。最多也就去混混江湖武林,不过,以你现在铁砂掌圆满境界,真去混江湖,也勉强能跻身一流层次,完全可以开宗立派,占据一地称王称霸了。”
  
  说着说着,姜葳蕤的脑洞忽然发散开了,想到姜不苦这种愣头愣脑的家伙在她臆想出的江湖上称王称霸的场景,充满莫名的喜感,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
  
  姜不苦见此,既不附和,也不催促,安静的等着。
  
  姜葳蕤见此,顿感无趣,逐渐收敛笑意,斥责道:
  
  “无趣!你奋斗你努力我没意见,可你能不能别这么死板活得像块石头,能不能有点幽默趣味?”
  
  姜不苦认真想了想,道:“我的心已被各种学习和修炼知识装满了,没能力再去额外装点幽默什么的。”
  
  姜葳蕤泄气道:“好吧,回到刚才的话题。”
  
  她清了清嗓子,正色道:
  
  “不过,在咱们炎夏,从来没有规定说凡人不能修行求道的,事实正好相反,相比于那些妖孽天骄,如你如我这样的凡人才占据了绝对的数量。
  
  在无数凡人的努力探寻,前赴后继之下,一条越来越宽阔的修行求道之路便敞开在你我面前。
  
  积攒气运,获得功德加持,全方面提升修行能力;心灵契合一种圣兽本源,得到加持;寻找到知行合一之道,这些方法我就不说了,事实上,在这些方面,我自己都还在摸索之中呢,也确实没什么可教你的。
  
  我只说修行本身。”
  
  她左手食指中指竖起,道:
  
  “对凡人而言,要求长生,首先得突破到练气境,不然一切都是空谈。
  
  而突破之法,不外乎内外两途。
  
  内修一途,以培育、固养、激发自身体内生命潜能为重,胜在稳定、安全,凡人踏入练气境,大半走的都是这条路,早就被蹚成一条通途正道。
  
  外修一途,即借助外界各种力量、资源的刺激、蕴养、激发,强行唤醒生命机能。
  
  知道选这条路的是些什么人吗?除了少数有天赋的,更多的都是亡命徒!
  
  我这说的不是官府说得罪犯,而是修行界中很特殊的一类人,为了修行,为了进步,他们可以不顾一切,包括他们自己的生命。
  
  内修一途的优点就不用说了,越修炼自身的底蕴越深厚,每前进一步,都会越走越顺畅,越走越开阔,不过,这却很讲天赋,天赋不到,过不去就是过不去。
  
  外修一途不一样,可以凭着一口气硬闯,闯得过去自然皆大欢喜,迎来一片新天地。
  
  若是闯不过去,轻则留下隐患、寿元折损、修为倒退,重则原地爆炸、尸骨无存。
  
  修行就像闯关,闯了一关还有一关,总有一关能把你拦住。
  
  外修一途的优点就是快,这正是内修一途所欠缺的,至于其缺点,那就是除了快之外的一切。
  
  内修和外修并不是泾渭分明的,更多的修行者,都是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对两者进行有机的结合,结合自身天赋与资源走一条最适宜的道路。
  
  有折中的,自然也有极端的。”
  
  说到这里,姜葳蕤看着姜不苦,脸上浮现一抹笑意:
  
  “知道那些极致的外修之徒是如何做的吗?是怎么苛待其肉身的吗?
  
  去火山口,去冰川极地,沙漠,阴气、鬼气、毒气、瘴疠之气……越能让人的身体不舒服的地方,他们就越是要去。
  
  然后死命的折腾,对待自己的肉身比对待敌人都还凶狠。身体摊上这样的主人,也算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说到这里,她看向姜不苦,似笑非笑,那眼神分明就是再说,“没错,我说的就是你这样的,身体摊上你这样的主人,就是倒了八辈子血霉那种”。
  
  “我之前没往这边想,那是我不想亲手推自己的学生下火坑,若是一点天赋都没有就走这条路,我怕你活不到统考就得把自己玩没。
  
  不过你既然说有这方面的天赋,仔细想想你确实有些超出常人的地方,那么……你真的想走这条路?”
  
  她带着郑重的语气再次向当事人确认。
  
  姜不苦的初心很简单,就是不想点在铁砂掌修炼上的天赋成为一次性的,想在修炼第二门功法时这天赋依然还能发挥作用。
  
  没想到却被她推导出这么多的东西。
  
  也算间接帮他加深了对整个修行体系的理解。
  
  面对她最后的确认,姜不苦道:“老师您不妨先给我说说。”
  
  姜葳蕤点头道:
  
  “之前听了你的说法,我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一门功法《铁身横炼法》,可以从练气境修炼到筑基境,而要想修成这门功法,只要在内壮境修炼四到五门前置功法即可。
  
  其中,有三门前置功法是必须的,铁桩功,铁骨功,铁头功。
  
  铁桩功练腿练根,让你站如一根铁桩,别人来踢你,踢你不动,别人却要痛。
  
  铁骨功主练脊柱大龙,次练胸骨、肋骨和四肢骨骼。
  
  铁头功主练颅骨颈骨。
  
  这三功练成,就算是搭起了《铁身横炼法》的基本框架。
  
  练法都很简单,铁桩功就是拿腿去踢铁桩,等哪天你的腿没断铁桩断了就算成了;
  
  铁骨功、铁头功都是同样的道理,哪天练得比铁硬了,就算你会了。
  
  如果哪天被铁棒敲碎了脊椎颅骨,那就是你废了。”
  
  “你会了”,“你废了”这几字她说得极重。
  
  修行三年,一些基本原理姜不苦也是知道的,不可能一入门就这么凶残。
  
  就像铁砂掌,前三层都是预备阶段,直到第四层才让人戳铁砂,若是一入门就这么玩,再天才也得废。
  
  姜葳蕤老师这就是在恫吓自己,即便是现在,她依然想要让自己知难而退,并不希望自己真的走这条路。
  
  他却没有动摇,反而兴趣越来越浓厚,反而下意识的觉得,这外修一途真是天生就适合自己走。
  
  便问:“这三门是必修,还有一两门是选修?”
  
  姜葳蕤点头道:
  
  “这三门修成,其实框架就出来了,如果你悟性惊人,就已能顺利过渡到《铁身横炼法》,只不过大部分人悟性都差了点意思,额外修的这一两门其实就是让人加深领会之意。
  
  功法选择很宽泛,你修炼的铁砂掌就是其中其一,这也是你若要修行此法的一个巨大优势,圆满境的铁砂掌不仅能让你直接跳过一门功法,而且,也有触类旁通之效,可助你更快的领悟其他功法。
  
  比如铁爪功,铁臂功,铁裆功,铁背功、铁腿功……这些都不急,你若有意,可以等三门必修功法都入门了,再根据自己的领悟心得进行选择。”
  
  姜不苦几乎没做犹豫,就点头道:“老师,我就练这个。”他还有五次选择功法的机会,也不担心学不了。
  
  县学典藏室内的功法向所有学员开放,但为了避免学员们被太多功法迷惑,沉迷到各种奇功绝技之中,而忘了真正的根本正途是什么。
  
  为了防止学员们一次选修功法过多,贪多嚼不烂,在功法选择这一块便有了强制规定,每个学员每学期最多只能多修一门功法。
  
  除了姜不苦,其他学员都会在有资格选择新功法时第一时间进行选择,即便是卓不凡、薛筱婧等人也不例外,这也是当日张晟校长感慨“掉进米缸的老鼠居然有不嘴馋”的原因。
  
  姜不苦除了第一学期选择了一门铁砂掌,之后一直到现在,他生生克制住了这股欲望。
  
  姜葳蕤摇头叹了口气,左手腕上看起来像是饰品手环的一枚镶嵌宝石稍微闪烁了一下光芒,她手中便出现了三本书,正是《铁桩功》《铁骨功》《铁头功》三门功法。
  
  “那你就好好修炼吧……不过,你还是要注意自己的安全。”她最后交代了一句,便将之递给了姜不苦。
  
  以她本人的境界,储物环内自然不会放置这种低级别的功法,只可能是特意为姜不苦准备的。
  
  以她对姜不苦这头“倔驴”的了解,早在来之前就想到了他会有的选择,只是之前出于老师对学生的担心,这才再三确认告诫。
  
  做完这一切,她没在他宿舍逗留,转身离去。
  
  铁砂掌修炼圆满,不用再戳砂盒修炼,在正常的学习和实战之外,姜不苦用了三天时间将三本并不复杂的功法烙印心中。
  
  他这才发现,这三门功法压根就是一门。
  
  “明明就是一门功法,却要拆成三本,学生要练就要用掉三次机会,这是隐晦的提醒,让大家绕着走?”他心中如此猜测着学校的用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