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汉鼎余烟 > 第九百零九章 见过

第九百零九章 见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赵瑄带着庞恭等人从陡坡离去,而姜冏走的是另一条路。
  
  他平日里装作是尹奉的部下,而尹奉所部的营地正在塬地北面不远,有一道蜿蜒的土坝连接其间。
  
  尹奉每日里派遣士卒在土坝上巡视,自本方营地处,至粮营而止。这几日里,巡视的士卒有时候去十人,回来五人;有时候去五人,回来七八人。总之没有谁会特别注意一队普通的巡兵。
  
  这会儿巡兵队伍为十人。除了五名尹奉的亲兵以外,还有姜冏、尹奉、姚琼、李俊和王灵五人。
  
  众人都披了士卒常用的斗篷,姜冏手里还绰一杆枪,步履轻快。
  
  在他的脚下,是向北延展的坡地,顺着坡地边缘,可以一直下到丁令溪畔。水畔有连绵的林地,远处绝壁峭峙,孤险云高,还有一些小规模的村寨隐约其间。河池周边水泉甚多,春夏时分丁令溪颇显浩荡,翻翻腾腾地涌流,将潮湿的水气带到高空,然后慢慢落下来,落在姜冏的脸上,颇觉清凉。
  
  再往远处,溪水蜿蜒回旋,卷起白色的波涛,在视线尽头,仿佛能看到溪水与水势更甚的西汉水相连。姜冏能够想象出那种浪涛交织如带,蔚为壮观的情形。
  
  哪怕只是想想,这样的情形也能让人心情愉悦。
  
  毕竟,只要庞恭答应参与大事,数日之内,马超的政权就该覆灭了。
  
  当日玄德公在汉中进位为王,姜冏被选派为使者出访。在路上,姜冏亲眼目睹了益州百姓和凉州百姓过着不同的生活,亲眼分辨出了治理有能的政权和徒仗武力的政权有何区别。
  
  负责接待姜冏的,乃是玄德公麾下的军师将军庞统。
  
  姜冏与庞统深谈数次,愈谈,愈是感觉到汉中王才是真正有平定天下气概的英雄,而马超与之相比,不过是个勇猛匹夫罢了。
  
  姜冏遂就此与庞统订约,将会利用自己功曹的身份影响凉州,使马超亲善益州,而为汉中王的臂助。
  
  这个计划初时进展的很顺利。马超此前在关中、巴西等地遭逢连续惨败,全靠着益州的接济,才能周旋羌氐之间重振势力。后来他就任假凉公、安西将军,虽然这职位出于许都朝廷,却源于背后庞统的策动。
  
  在建安二十一年,汉中王出兵关中的时候,姜冏更全力促使马超协助。马超所部铁骑一度兵临蒲坂,并在长安城下大破阎行,对汉中王的后继作战帮助极大。
  
  然而汉中王终究还是没能在关中立足,损兵折将地退回了益州,全权负责与姜冏联络的军师将军庞统战死沙场。
  
  而姜冏则因为在此过程中明显偏向汉中王的表现,一度遭到马超的怀疑。
  
  之后的三年,姜冏竭力推动益州与凉州在经济上的往来,并多次出面庇佑了前往凉州的益州商旅。在暗地里,他是希望藉此机会,重新联络上汉中王麾下的有力人士。
  
  只可惜,在庞统身死之后,益州方面的军务、谍报等管理体系都有变化,行事的套路似乎也开始不同。姜冏又顾忌马超的凶残,只能竭力低调,故而整整三年,在这方面始终未能成功。
  
  但他的行为也不是没有好处。
  
  因为他一向表现出对益州的亲近,凉州各地的士人,颇有一些慢慢地倾向于他,认为他在某种程度上,是益州利益的代表。
  
  这样的暗潮固然不为赵瑄之类寻常小吏所知,却在上层隐约传播。所以之前姜叙在意图推动马超南下的时候,直接就指责姜冏为凉州内患,说他要把凉州基业卖给刘备。
  
  这话还真不能算错。
  
  姜冏对马超的影响力,终究不如他的族兄姜叙,于是失去了权势地位,被押回府中禁锢。而这一动作,立即引起了许多心向益州之人的戒惧。
  
  此番南下,是否代表凉公要和魏王合作,与汉中王为敌?
  
  若凉、益之间开战,亲近益州的官员士人,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他们的利益谁能维护?他们的脑袋还能不能保?
  
  对姜冏下手,是一个普通的警告,还是一个开端?
  
  凉州士人从来不缺乏对马超的不满,而当他们的疑虑无以消解,反而在很短时间内结成了以姜冏为首的小团体。
  
  这批人虽然随着马超南下,但却以此为机会,彼此串联,试图采用某种手段,解决益州和凉州的矛盾。而马超与汉军的对峙愈是紧张,种种矛盾最终就愈发归结到某一个人。
  
  便是假凉公马超本人。
  
  当凉州骑兵在武都和广汉属国与汉军开始冲突的时候,姜冏等人的谋划愈来愈激烈,涉及的人也越来越多。姜冏甚至觉得,很多事情的推进甚至不以他本人的意志为转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