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做个武侠梦 > 91、怪物像小强

91、怪物像小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真是只铁甲巨虫,冒着滚滚浓烟,后面不断吐出一截一截的枕木和铁轨,这就是一个蒸汽动车的铺路机。
  
  正面还镶了一个名牌,上面写着troyno.1,翻译过来就是特洛伊一号。
  
  钢铁巨怪在陈家村的村口停了下来,村民们拿着扁担簸箕堵在了巨怪的前头。
  
  然而巨怪前下方的通风栅栏就不断喷出滚烫的白色蒸汽雾,让村民们无法近前。
  
  巨怪的驾驶舵,方子敬让工人们加快上煤的速度,同时也让英国技师将蒸汽机的输出功率开到最大,然后他就走到了升降台上。
  
  克莱尔推动了离合杆,巨怪又开始向前行驶,下面的村民们被巨怪喷出的烟雾吓得纷纷逃蹿。
  
  这时陈玉娘和杨露禅也到了,看到村民们被逼退被撞倒,可巨怪好像完全不理会,继续向前辗来。
  
  陈玉娘和杨露禅上前,拉起了地上倒伏着的村民,吩咐他们先撤,他们二人却站在了巨怪前。
  
  杨露禅已经撑起了拳头,这样搞,是要逼着他大开杀戒吗?
  
  陈玉娘却拉了拉他的衣袖,指了指后头的村民,杨露禅只得咬着牙压制住了心里的怒火。
  
  这一幕被方子敬看在了眼里,升降台和驾驶仓前面都有通风栅栏,能看到前面的景像。
  
  他朝克莱尔扬了扬手,克莱尔打开了升降台的开关,液压连杆动了起来,升降台被升直,正正好在巨怪的顶上露出了一个小亭。
  
  方子敬从兜里掏出了一纸公文,抖开了,面无表情地念了起来:“奉道台大人谕令,为修筑直隶铁道,限七日这内陈家沟人自行拆迁房舍,时限一至,机械强行开入,草木不生,片甲不留。”
  
  牌坊后的村民们纷纷议论:“要拆我们的房子!”“这还有没有王法?”“没听到奶驴说了吗?道台大人谕令,他们就是王法,唉,这年头,谁手里有兵谁就是王法。”
  
  方子敬将手里的告示向外一扔,那张告示就随风飘了过来。
  
  陈老三懒得看,他冲着方子敬直喊:“奶驴,别以为你带着破东西来我们就怕了你了。”
  
  方子敬轻蔑一笑,手一拉旁边的操纵杆,克莱尔看到了信号灯,向机械师点头示意,她也推上了离合。
  
  机械师扳开了阀门,巨怪两侧的半圆形仓门折叠了起来,两个硕大的机械臂伸出了出来。
  
  机械臂上面满是齿轮和传动铁链,缓缓地展开,变成了两只机械手,一只是挖铲,一只是爪手,在半空中耀武扬威,就跟一只张牙舞爪的小强一般。
  
  机械手转了过来,克莱尔也一咬牙,拉动了传动杆上挡位,那只铲斗哐的一声砸在牌坊上,将牌坊的顶盖都砸烂了。
  
  噼里啪啦的瓦片木碎砸了下来,在陈玉娘和杨露禅的周边不断激起大量的尘土,也让杨露禅出离愤怒了。
  
  “这样了还忍?”
  
  “不忍了,传动的铁链看到了吗?中间那根,连着制退齿轮的那头,打断它!”
  
  杨露禅转头看了一眼陈玉娘,有些吃惊,可陈玉娘根本就没来得及反应,顾自下令:“你不是很擅长这个吗?你的铜钱镖。”
  
  杨露禅牙都咬了,严晶心在心中骂了句“混蛋”,原来魏溯难这家伙那么早就觉醒了,自己还以为他是到了苏灿那才获得的知觉呢。
  
  账可以后面再算,那只机械手又抓来了,还抓破了牛马棚的屋顶,抓了一大把瓦片碎块悬在了陈玉娘的头顶。
  
  这是打算用这些东西来砸人吗?
  
  陈玉娘瞪圆了眼不动,直直望着方子敬,克莱尔也发现下方有一个女的站在特洛伊的面前,看来跟方子敬认识。
  
  克莱克更不开心了,她也咬起了牙,手已经伸向了操纵杆,只要她一拉,抓手里的东西就会倾倒下去,把那个女子埋了。
  
  方子敬也向前露出了头,俯身向下大喊:“玉娘,你让开!”
  
  然后他又向下面的驾驶舱大喊:“克莱尔,stop。”
  
  可他不喊不要紧,他一喊克莱克手更快了,一拉住了操纵杆用力一扳,克莱尔希望情敌被她亲手埋葬。
  
  什么也没有发生,机械手失灵了,就在刚刚,杨露禅从口袋里掏出了十几枚铜钱,手一挥,机械手的传动铁链都被他切断了。
  
  严晶心可没空管哪根归哪根,含怒出手,又不是请客吃饭,也不是写文章,更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么雅致。
  
  可坏就坏在这里,陈玉娘终于色变了,抱起了手遮头,因为断开了传动铁链,那个抓手松开了,砖瓦碎片兜头掉了下来。
  
  方子敬更是目眦欲裂,他亲眼看到了那个说话俺俺不停的土包子一手揽着陈玉娘纤腰飞出了一丈多远,他认为杨露禅碰了他的禁脔。
  
  没等陈玉娘挣扎杨露禅就放开了手,还咧了一下嘴,严晶心对机械这些东西也不够懂,物理考试没问题,可课本外的东西她不感兴趣。
  
  陈玉娘又剜了他一眼,这才看向方子敬:“你的铁臭虫爪子没劲动不了啦!方子敬,这是你老家,怎么能用这种手段来威胁乡亲们,再不把这怪物弄走,就别怪我不客气。”
  
  方子敬脸色铁青地背转过身,一拉开关,升降台又沉了下去,里面克莱尔也收起了机械臂,得修理了,想不到陈家沟还有人这么熟悉机械结构。
  
  但这只铁甲虫却没有退走,依然堵在了陈家沟的牌坊前,双方就这么对峙起来。
  
  陈玉娘回了陈家祠堂,那里正在议事,可等她推开了祠堂的门进去时,却发现里面鸦雀无声,不是没有人,而是或在抽烟杆,或在观望。
  
  陈玉娘转了一圈,看向三叔祖:“为啥没人说话?”
  
  三叔祖瞪了她一眼,陈老二不得不站出来将陈玉娘拉到一旁,她一个女流之辈,现在还真没有说话的份。
  
  “三叔祖说,老辈都是退隐之人了,真正能解决问题的,还要找当今掌门,咱爹。”
  
  陈玉娘一脸不岔:“他每天都神出鬼没的,一不留神就站你后面,出了事倒不见了人影。”
  
  陈老二只得又压低了声音:“小妹,咱爹比较随性。”
  
  “随性?我看他根本就是想躲。”
  
  陈玉娘说完就转身出了祠堂,陈老二想喊住她:“玉娘,你去哪?”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